三征资讯>社会>老同事眼中的屠呦呦:她没有那么神秘

老同事眼中的屠呦呦:她没有那么神秘

2019-11-09 13:26:24   【浏览】3060

随着“共和国勋章”候选人的宣布,屠友友的名字又一次回到了公众的视野中。在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四年后,隐居的涂有友仍然与媒体保持距离——人们几乎看不到她的公开露面。

隐藏在繁忙市场中的中国中医研究院也像往常一样保持低调。毫无预警,很难看到这里有诺贝尔奖得主,除了中药研究所二楼青蒿素研究中心外的公告栏,上面记录了涂有友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青蒿素的全部故事。

受传统古籍的启发,屠友友的故事在诺贝尔奖一夜成名后家喻户晓。回顾过去,与屠友友共事数十年的中国科学院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蒋梁婷一直无法捕捉到很多细节,但他对屠友友的印象是一贯的:认真、踏实、低调、执着。他想,这也是科学家的一个共同特征。

中国科学院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蒋梁婷

《新京报》记者侯邵青拍摄

谈论过去

传统古籍的主要启示

新京报:当时涂有友团队有什么机会进行青蒿素研究?

江梁婷:在20世纪60年代的越南战争中,由于严重的疟疾损耗,越南向中国寻求紧急帮助。为此,中国启动了“523计划”来开发特定的抗疟疾药物,许多科学家参与了该计划。这是一次全国性的合作。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研究院)在接到任务后很快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组长为涂有友。

新京报:这项研究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姜梁婷:当时,水煮沸高温提取黄花蒿提取物的效果不稳定,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后来,涂有友想起东晋葛洪在《肘后备急救药方》中提到,“一旦抓住黄花蒿,它将被浸泡在2升的水中,汁液将被拧出来为所有人服务”。由此,她想知道为什么书上写着应该用冷水浸泡黄花蒿。难道是沸腾和高温提取的常用方法破坏了黄花蒿的有效成分,所以她改用乙醚低温提取来解决稳定性问题。

新京报:有媒体报道说涂有友曾经测试过药物,是吗?

蒋梁婷:药物必须安全、有效、可控、稳定。研究小组发现青蒿素对疟原虫有效,那么它有多安全?当时,为了掌握临床应用,涂有友主动提出自己做实验。上级领导同意了她的申请。他们中的前三个人做了这个实验,然后其他几个人毫无问题地重复了这个实验。在实验之前,还不知道青蒿素会对人体造成多少伤害,他们也冒了一定的风险。

青蒿素发现后,应提取大量足以临床使用的青蒿素。当时,条件不具备,也没有一个大容器来浸泡它。普通人用泡菜坛子把它浸泡在乙醚中,但是乙醚会挥发。她早就料到在这样的环境下会得肝炎。

研究者在土右叶的青蒿素实验室做实验。

《新京报》记者侯邵青拍摄

谈论诺贝尔奖

直到看了电视,她才知道自己获得了诺贝尔奖。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知道她获得诺贝尔奖的?

江梁婷:她打电话告诉我了。因为我认识她的同事很多年了,她打电话给我说,“哦,我受不了了。许多记者来到我家,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些什么。这不仅仅是一种药吗?”

后来,我还听到别人说诺埃尔给她打电话时,她碰巧不在家,没有接到电话。第二天下午,她看了电视,意识到她已经获奖了。媒体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们都跑到了她的家。

新京报:听说她起初不打算获奖?

江梁婷:她没有特别注意荣誉,当时她身体不太好。如果她坚持的话,我们建议她接受这个奖项。这是中国人自己的研究首次获得诺贝尔科学奖。几位中国科学家以前曾获奖,但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国外获奖的。青蒿素在中国是第一次被完全使用吗?

我们告诉她这是国家大事。为了国家声誉,她决定去。原来她打算站着发表演讲,但后来她把椅子挪了挪,说她身体不好。同年,她应邀在美国获得另一个奖项。由于身体原因,她不能去。

论性格

认真地、坚定地、坚持不懈地,愿意坐在板凳上

新京报:你认为涂有友是什么样的人?

江·梁婷: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认识她的人认为她说话不够流畅。她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在科研工作中,他非常认真、踏实、执着,愿意坐冷板凳。如果他不一步一步地做研究,他将无法获得突破性的发现。她给每个人的印象是,人们非常认真地对待科学研究,并坚持这样的质量,我想科学家们也有同感。

新京报:在公众和媒体的眼里,她似乎非常低调和神秘。

江梁婷:事实上这并不神秘(笑声)。她成名前后,一直保持低调。她拒绝了在一些大学或机构担任名誉教授的邀请。其中一些不是她的领域。此外,她认为既然她必须履行名誉教授的职责,她负担不起。她还拒绝了一些国际会议。

她邻居可能知道,哦,这位老太太获得了诺贝尔奖。但有时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别人不知道。

研究人员观察了栽培的青蒿。《新京报》记者侯邵青拍摄

论研究

“化纸为药”解决问题

新京报:她还在做研究吗?

蒋梁婷:自从她发现青蒿素,她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因为青蒿素的化学结构在自然界中很罕见,她希望继续探索。青蒿素已被发现40多年,其作用机制尚未在全球范围内确定。她还希望进一步研究和了解其真正的作用机制,这对青蒿素的进一步利用具有重要意义。她对未来的发展也有一些想法。我们也在进一步讨论。她希望充分探索青蒿素的价值。

她现在不去研究中心,我们也不希望她来。保持健康是第一件事。她主要掌握一些原则和方向问题,我们会给她一份关于研究进展的书面报告或去她家面对面讨论一些问题。

例如,她之前告诉我们“论文应该转化为医学”。目前,一些研究者认为发表论文很重要,但她认为论文应该变成药物,普通人的健康问题应该真正得到解决。这句话很简单,但它显示了我们研究的终点。

新京报:现在团队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江梁婷:解放前疟疾非常严重。经过多年的防治,国内疟疾感染已经消失,不再是普通人的严重疾病。然而,疟疾仍然是世界上的一种主要传染病。世卫组织仍然将疟疾、艾滋病和结核病列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疾病。

目前,合理使用青蒿素仍然是人类治疗疟疾的必然选择。今年4月,我们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并提出了应对青蒿素耐药性的想法。现在我们正在一些国外地区寻找临床试验。

新京报记者徐文

编辑陈思校对王新

广西十一选五 高频彩app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原来普京年轻时练过拳击,不打了是因为……
下一篇:难忘命运的转折

图片新闻

  • 美国民主党发布新标准 提高11月辩论参选人门槛

    美国民主党发布新标准 提高11月辩论参选人门槛

  • 罗体:大连一方想免签默滕斯,愿开1700万欧年薪

    罗体:大连一方想免签默滕斯,愿开1700万欧年薪

  • 湖南一男子假冒“督察组”行骗 遇真交警识破被行拘

    湖南一男子假冒“督察组”行骗 遇真交警识破被行拘

  • “靠山吃山”吃出新花样

    “靠山吃山”吃出新花样

  • 科技司调研无人机强制性国家标准体系建设情况

    科技司调研无人机强制性国家标准体系建设情况

  • 注意,上海这些景点目前游客人数较多

    注意,上海这些景点目前游客人数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