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征资讯>综合>一个小混混,毁了一座名园,胶州人恨得牙痒痒

一个小混混,毁了一座名园,胶州人恨得牙痒痒

2019-11-18 16:23:58   【浏览】1158

北京西日无传檄,东海因时竟不潮。

  试看沙头杨树影,高悬鼙鼓任风敲

  ——匡范《秋怀嘉树园十七首其十二》

一个小混混的发迹

  提起胶镇总兵海时行,无论是匡家人,还是胶州人,无不恨得牙根痒痒。海时行是什么样的人?缘何引来骂名?

  海时行出身平民,靠在京师乞讨为生,“偷鸡摸狗,无恶不作”,石业华先生说,不过他脑子活,胆子大,竟然凭此发了家。“明末李自成进入北京后,北京大乱,海时行勾结狐朋狗友趁机冒充官兵抢劫大户财主,弄到不少金银财宝”,但当时官兵搜查得很严,要想运出这些财宝可不容易,“海时行想到一招,把金银财宝装进棺材里,弄一伙人披麻戴孝,官兵一看这里办丧事,便没有搜查,海时行以出殡的名义把棺材运出城去,就这样发了家”。海时行靠抢来的资本,“被任命为天津中军”。后因抓捕南明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左懋第有功被提升为天津副总兵等职。

  海时行并不知足,他仍然四处打听,“看哪里有好缺,便往哪里使劲”,最终他看上了胶州镇总兵的位置,“当年山东省军区的驻地在胶州,加上胶州商贸繁盛,是贸易往来重镇。”石业华先生说,对海时行来说,这是个肥缺,所以他大肆行贿,加上冒用功名,很快被授左都督府胶州镇总兵,防守胶州。海时行在胶州出现,不仅是嘉树园匡家的祸患,也是胶州人的祸患。

夺园不成,纵火焚烧

  “投了资”,海时行立刻进行“回本”,他一到胶州,就搜刮钱财,“首先以‘逃官’的名义,抄没南明大学时高弘图的家产,据为己有”,并且“作威作福,起居出行排场如王侯”,“凡违其意者,皆怒挖人双眼,州民不寒而栗”。

  很快,海时行看上了嘉树园。“他想把总兵衙署放到嘉树园,匡兰馨当时是顺治面前的红人,和匡兰兆在朝廷都很有势力,他们根本就不搭理海时行”。结果,兵部尚书陈之遴将其调离。海时行为此怀恨在心。

  顺治十年(1653年),清朝经略洪承畴征集有才能的将领,“他为的是把不属于自己的人提半级调到兵部去管理”,“明升暗降,夺其兵权”,海时行就在被征召之列。海时行看出了洪承畴的目的,“忙写信给在京做官的匡兰馨和法若真,翰林法若真是洪承畴的秘书,有话语权,没想到法、匡二人都不理海时行”,海时行急了眼,怀疑是法若真唆使洪承畴整他,吏部侍郎匡兰馨故意不帮他。

  1653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朝廷派登莱守道徐大用、中军主将张思选等来催促海时行动身,并在胶城小校场阅兵,海时行故意拖拖拉拉。这时,兵卒沈回子带着一群人大骂海时行,说家里没有米钱了,没有活路了,要与其同归于尽,说着就把海时行捆了起来。这出闹剧惹恼了张思选,他挥刀大喝“汝辈反耶?”你说怎么就这么巧,刀一下子撞到厅柱上,反弹回来“砍断自己的首级”,这一下子军中大乱。“海时行的亲兵趁乱起事”,“在明朝老兵李化吾及众叛将怂恿下”,海时行扯起了“大明重兴王”的旗号,公开反叛,震惊朝野。

  海时行叛变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仇”,他先强占了嘉树园建立伪政权。恰逢匡兰兆在浙江任期刚满,回京复命途中路过胶州省亲,见到海时行所作所为,和父亲匡如檟前去劝阻,谁知他蛮不讲理,反唇相讥,气得匡兰兆破口大骂,结果匡氏父子均被残杀。在屠杀中殒命的还有莱州代理知州、推官李煌,廪生张若敛,法若真之父法寰等人,“光胶州名师就有20多人被害”,更何况百姓?

  如此,海时行仍然不解恨,想到匡家对他的轻视,他一把火烧了嘉树园,大火烧了三个昼夜,千古名园就这样化为灰烬。“5000叛军在胶州烧杀抢劫达7个昼夜”。

罪人伏法,盛景难寻

  “朝廷得到消息后,兵部尚书王永吉并没有立刻发兵,法若真披头散发,跪在兵部尚书门前哭了一天一夜,王永吉一看事闹大了,立刻发布讨逆令”,这下海时行慌了手脚,赶紧率兵逃亡。临行之前,海时行将带不走的财宝分发被士兵携带,5000人都没分完。“海时行先去攻即墨,没成功,又去攻诸城,还是失败,因为周围早就有了防范,他转而攻莒县跑到安徽,他们走时兜着金银财宝,拉着美女,一路非常缓慢,在亳州被包围”,石业华告诉记者。海时行终于人头落地,“法若真亲自押送海时行的首级回胶州,祭奠胶州被害的父老乡亲,然后将首级悬挂于沙滩北岸的一株大杨树上”。曾经,大杨树见证了这一著名的事件,可惜,它于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因水患而毁。

  嘉树园遭劫难后,其废墟上的残留景点又存在了半个世纪。“其地夷为民居,然犹为名花园,杨家花园即嘉树园之遗址”。如今,遗迹已消失,只剩下嘉树园小区和响堂(享堂)村的名字是为纪念嘉树园而留。

  嘉树园被毁,匡家下落如何?匡范在自序中提到:“伯叔兄弟相继沦亡,其存者又散处四方,所余仅有两家”,然而虽然“街房门第,焕然维新”,但已不复匡家盛景。即便后来匡家出了名人匡源,匡家也未复当日辉煌。匡范探寻故里,寻得旧居,发现房屋已“奄奄如息”,“无园则无家矣”。

  家已难寻,人如风蓬草,所以70岁的匡范记下了曾祖父讲述的嘉树园。他没有辜负曾祖父,写下《嘉树园记》,供后人凭吊。石业华先生在此基础上走访探寻,将其集结成集,供我们参考,希望我们也能像匡范一样,将这些故事讲给后代们听,代代传承,不被遗忘。

贵州快3 湖北十一选五 福彩快三 广东十一选五


上一篇:广东造车梦:从零起步 驶上快车道
下一篇:「微生活」喝粥、吃面不养胃!真正的养胃秘方竟然是它

图片新闻

  • 美国民主党发布新标准 提高11月辩论参选人门槛

    美国民主党发布新标准 提高11月辩论参选人门槛

  • 罗体:大连一方想免签默滕斯,愿开1700万欧年薪

    罗体:大连一方想免签默滕斯,愿开1700万欧年薪

  • 湖南一男子假冒“督察组”行骗 遇真交警识破被行拘

    湖南一男子假冒“督察组”行骗 遇真交警识破被行拘

  • “靠山吃山”吃出新花样

    “靠山吃山”吃出新花样

  • 科技司调研无人机强制性国家标准体系建设情况

    科技司调研无人机强制性国家标准体系建设情况

  • 注意,上海这些景点目前游客人数较多

    注意,上海这些景点目前游客人数较多